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论干支丁亥年。明朝万历皇帝朱翊钧,24岁。这一年,在我们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帝国,无足轻重,实在是不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年。 —— 黄仁宇 「万历十五年」「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在这篇博文里,我们简要地给出我对中国经济社会从现在这个时点开始的部分演化预测。 由于写作时间和篇幅的限制,本文将以给出结论为主,省略论据。 在未来将有更多的博文对相关话题进行探讨。另外,本文给出的猜测只是我基于现状的客观猜测(Educated Guess),我不对猜测的正确与否承担责任。

国内施政总目标

诚如人民日报所说,就是为保持共产政权持续,不惜一切代价,是为不忘初心。不惜闭关锁国,重返计划经济,休养生息等待下一次改革开放。

国内宏观经济

一个大主题是国进民退。与五十年代豪夺式的公私合营不同,本轮公私合营有如下特点,通过松紧相间的定向放水引爆民企债务,进而混改入股接手民企资产,是为巧取。但是无论如何,相信现在民企老板们应该都能体会到水温越来越高了。 新时代的经济或搭配着数字计划经济,或称大数据计划经济。我猜这么算出来的计划经济大概是比五十年前大算盘算强,但是也无法超越计划经济的先天缺陷。国民经济全面进入内循环,如果在国际上有盟友的话就是阵营内内循环。国内产业技术升级停滞。

国内消费

一个大特征是进口替代战略下的消费升(降)级。这个是这个意思,假设原来市场上有卖40元的进口产品和10元的国产产品。现在进口产品不再进口了,那么原来卖10元的国产产品品质不变或者下降的情形下,卖到40元就是进口替代。根据我看到的消息,新一代的伊朗蜜枣(举例,崇明米)已经切实在市场上开始出现了。再举一例,虹鳟替代三文鱼是就是一个进口替代的战略执行。

国内投资

按照“股套,汇封,债爆,楼冻,食通天”,我们目前已经走到了债爆——楼冻的过程。接下来国内房地产将逐渐非资产化。我觉得这可以出于多种原因。首先随着降价、封停交易走势的启动,越来越多的人会进入负资产或现金流断流的状态,这些人将会在政治上拥护将他们的房子回收部分勾销债务的决定。另一方面,如果重返计划经济内循环,房地产非市场化也是很正常的。可怜最后这一波接盘的人注定要面临艰难抉择。 股市将会有闭关牛行情。但我还没有想明白如果没有自由兑换外汇的能力,是不是就难以或者无法从闭关牛中获利。还是说闭关牛本身就是人为制造的一种资金圈套,想着从中渔利才是贻笑大方?

国内产业

这部分其实我也还没有想得很清楚,在接下来的国内外形势下有什么产业机会?高科技、互联网、人工智能固然依然会有机会。但我不太确定工业和制造业会受到多大冲击。退一步说,我认为餐饮、娱乐?(经济低迷娱乐产业理应能火,但是社会主义国家得看政策)、教育、养老、医疗依然会是稳定的有中小型机会的产业。国运低迷大概很难很难有大的机会…

产业升级

经济脱轨自由世界后大量产业升级将变得既无可能也无必要,能勉强维持自循环就不错了,不敢奢谈自我技术升级。我过去一直认为在假设中国保持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政治环境的条件下,考虑到急速老龄化,中国的进一步经济发展必然需要依赖技术升级从量转质。目前来看这一条件并不太像具备的样子。我会继续观察。

外汇

目前的管制会进一步收紧。随着可能发生的中国退出WTO或类似事件,取消个人外汇配额。在外汇双轨制的背景下,实际兑换外汇使用的成本将超大幅提升。距离而言,以M2或类似口径考虑,人民币对美元应该贬值4倍,再把经营黑市的风险敞口考虑进去,可以展望未来人民币美元汇率在30+。那么供子女在外留学将可能花费超过千万人民币,这还是在国内楼市大幅失去流动性的背景下。由此考虑,我认为就算不直接出政策卡死留学,实际拥有留学资金能力的家庭也会大为减少。

一个我很感兴趣的问题是,等到闭关锁国正式开始,目前攒下的外汇能够坚持多久?真的可以坚持到下次改革开放或者国际形势有变吗? 当然就算目前这种形式的奴隶制工厂外贸出口被完全斩断,依然有朝鲜式攒外汇或者海南式攒外汇的法子可以开源。退一步说,在对内国进民退之后,国家再次直接垄断国内血汗出口权,虽然经营效率大降,但是毕竟可以通过垄断弥补损失。所以到时候还是会有外汇收入的。

国内债务与财政

近两三年来国内省级财政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大半省份开始严重赤字。唯几靠外贸保持盈利的省份也在此轮中美贸易战前后受到极大的打击,以2018年上半年数据来看,省级财政极其惨淡。 过去一两年来国内的地方债务泡沫在有条不紊减压中,从房地产涨价去库存转移债务到居民部门,到P2P、城投公司债务定向爆破,都能看到中国政府为了消减地方债务泡沫,锁定散户流动性,回收超发货币做出的极具想象力的操作。 但是接下来在外贸全面减退的大环境下,还需要新的题材和配套手段制造股市闭关牛。我认为闭关牛会出现,但我还没有想得很明白会怎么出现。一个方面是铁公基,另一个方面是进口替代下的消费升级。 最后一个话题是社保养老。很明显如果不用重药,社保养老现在已经破产了。接下来除了强制参保,延迟退休之外还有什么招数,值得拭目以待。不过不应该忘记的是,目前中国的实际综合税率已经非常高了,在一定口径下可以达到经营利润的60%以上。继续提升社保抽血也是对于其他消费的放血。

社会控制

过去大家猜测中国的社会控制角度的未来是「1984」+「美丽新世界」。今天来看「美丽新世界」的部分恐怕较少,文艺娱乐领域恐怕不怎么会放开,那么未来的基调就主要将是数字极权版本的「1984」了。有如下一些关键词:数字化监控,区块化社区。另外利用恐惧控制民众的行动也是重要一环。举例而言,在马上要到的2018年10月1日生效的极其严格的对中共党员的网络封口令就是一例。在未来,我们将看到重庆经验、新疆经验和雄安经验依次推广向神州大地。

人口问题

中国惨烈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我倾向于认为缘由是组织结构失灵引发的历史级灾难。这个灾难的严重程度基本上可以比拟伴随历史各朝代的王朝衰亡的人口大衰减和社会活力极大消退。但无论缘由是如何,中国错过能够使用正常的政策手段调节恢复合理人口比例时间点至少也二十年了。现在一方面是不得不上齐奥赛斯库级别的严厉计划催生,一方面也会想办法降低中老年人口寿命。这些手段是一般自由世界研究者比较难以想象还可以这么干的。不过我其实挺有兴趣建模看一看,如果应用上这些正常国家不可能用的手段,是否有可能在三十到五十年内将中国人口年龄比例扭转回比较正常的水平。

粮食问题

苏联解体最重要的教训之一就是缺乏粮食能导致经济人心全盘崩溃的恐怖局面。我认为中共一贯高度重视这个教训。 目前中国是每年进口大量粮食,但是这部分很多粮食是作为饲料了。在失去创汇能力之后(2018年基本可以看作失去创汇能力的拐点),会发生以下这些事:土豆主粮化战略。大规模减少饲料消耗,意外着少吃肉。普及转基因高产作物。变相执行配给制。我认为不一定会严格重回按票的定量配给,但是供销社重新铺开,结合数字钱包进行大幅度价格歧视,确保价格-供需曲线按照整体设计被有效调整,是很有可能的。

进口医药

我认为目前中国对进口医药的控制是吸收了苏联解体教训的未雨绸缪之一。主要目的是为了控制外汇消耗。作为舒缓副作用的手段,中医药获得大规模推广。从早日再次改革开放的角度看,(但是很没有人性),中医药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是可以加速年龄结构的调整。

台湾战争

我认为尽管目前有许多强军动作和备战信号,但是更多真的实际开战台海的概率还是相当小的。主要原因是在美国介入下没有必胜把握, 一旦不能胜,就起不到转移国内矛盾的作用。

商业机会

随着中国脱轨世界经济,未来中国的商业机会将与1990-2010之间大为不同。在中外之间的买办机会将会大为减少。 “官倒”形式的权力寻租固然会卷土重来,但是我不太认同这一形式作为商业意义上的商业机会。 国内经济活力必然萎缩,但是视中国社会内部控制的具体强度,在民生消费,三座大山等领域还是有做小生意的机会。 可以想见国家力量有很强动机插手一切可以外汇创收的产业,所以想白手起家做此类产业会很难,这也是目前此轮国进民退的背景之一。 以海南天堂岛为代表的文娱、医疗等赚外汇的行业必然国家(赵家)垄断。

其他

有一种评论声音说不知道未来中国会走向毛式的上山下乡还是第三帝国式整军备战。我倾向于前者。一则前者有历史的路径依赖。二则如上所述,若真正开战不似打越南印度,非地面战争无不败把握。

海外华人

随着新冷战开启,海外华人必然面临新一波排华浪潮。目前我们可以看到针对千人计划的反击正在进行,未来随着时局发展,范围和深度还会继续扩大。尽管继续待在海外需要大智慧和冒险精神,选择返回中国同样有着巨大风险。在新冷战的背景下,留学返回的人员好则有可能适用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进行安置,坏则有机会入住立新农场洗涤情怀。

国际经济

国际间再次分为新冷战两侧的两边阵营进行阵营内循环。

区域经济

从全球的角度看自然是新冷战视角下的分阵营贸易。过去有认为中国可以拿到东南亚的(全部)或者一部分份额。 我还看不太清这个有多大可行性。我认为像是越南肯定是美韩一条线,但像泰国可能会保持中立传统继续两边赚。 另外,我还不太清楚红绿互保和中国对西域边疆的镇压这两个趋势会怎么相互影响,谁压倒谁。从区域经济,增强阵营内循环能力的角度来讲,红绿合流,西出波斯应该是十分必要的。但是靠近穆斯林和压制新疆分离倾向看起来明显是矛盾的。

目前的一带一路是从形式到目的都不对劲的ODA(政府开发援助),现在的形式必将失败。或者说,已经正在失败。 但是尽管我不看好目前的一带一路的形式,南下南洋和西出波斯依然是最有可能寻求地缘外交突破和增强经济循环的方向。

不确定的点

中国这一次进入闭关锁国的内循环状态,能否撑到能够再次改革开放的时日?如果不能,能坚持多久?

民主化猜想

中国会在这一轮集权之后迎来中共控制之下的民主化转折吗?

下一代

最后一个我感兴趣的问题,下一代人(95,00,10后)是会更像他们(80,90后)的前辈那样在对权力的嘲弄消解中推动中国人的心灵的现代化;还是在一浪又一浪伟大领袖号召下的闭关锁国,片帆不得下海的浪潮中真正成为下一代的红小将?

我们知道,中国的年轻人在日常生活中受着超现实主义的教育,但是在过去的比如十年里,在嬉笑中消解极权的权威成为了年轻人司空见惯的生活的一部分。比如举个例子,最开始的年轻人膜蛤是在嘲笑消解江泽民的权威,结果随着领导人在人格魅力上一代不如一代,现在膜蛤已经有许多人是真心觉得江泽民很好而膜了。然后我们现在也看到许多逆流回潮。举例来说最近国内开始了面向年轻人以及全社会的反台湾间谍宣传。尽管有许多人嘲笑这种宣传手法的低级,但是他们意识不到的是,像这样温水煮青蛙式恐怖氛围,连同人类历史上实现得最好的数字极权,配合经济上的闭关锁国,将会很有机会将国家带回道路以目的一天。忠君爱党的教育不是笑话,而是切切实实的卷土重来。